喵仙瓜小皮

哈罗我是瓜小皮,你们也可以叫我大咪尊

〔连载〕忆别怅恨故人心10【恨心R18】

本章依旧清水。
最近都在旅行中,这篇想说的话都在文里,谢谢大家观看。

————分——割——线————

「10」


俏如来给的路观图虽详尽,南宫恨想要马上入城的希望仍是落了空,黑水城隐藏千年而未现世,自然有其独特之处,除却移动轨迹复杂难寻,出入口的开启规律也难以为外人掌握,他研究一番发现最快也得再过一日才能自别处开城入内,所以当他进入时,忆无心已经在城内呆了整整三天。


忆无心曾和他提过,黑水城民风淳朴,人人善良,他入城后果然感觉住民们看他的眼神同外界有异,虽敬畏却不恐慌。如此倒是方便他寻人了。


“借问一步,阁下可有见过一个姑娘?黑衣黑发,生得秀秀气气、眉目如画的?她平时喜戴这个帷帽。”


“咦你是讲忆无心姑娘对吗?她住在西城卯街,你不是常去吗……”


“多谢了。”拔脚就走,留下背后一脸疑问兼震惊的农人:


“你听到了没喔?刚才黑白郎君对我说谢呢!”


黑水城虽谓之“城”,实则也就一个村庄的大小,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城中鸡犬相闻,阡陌交通,往来纷纷,一派农家安乐,以南宫恨脚程,不消片刻便至农人所指之处,见一排石头搭建的小屋门口,有一温润少年正朝相反的方向张望着,回头看到他吓了一跳,手上的东西不自觉落了地。


“前辈,你来找无心吗?”


南宫恨扫了一眼他别在身后的铁锤,点点头。


“嗯。”


“那正好……”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拾起方才落地的东西,原来是两张大红喜帖:“我本想让无心代为转交前辈的,但是过来却没找到人,好在前辈亲自来了。”


南宫恨接过喜帖看了看,又上下打量他一番,少年被他看得直发毛,却听他笑道:“恭喜你。”


“谢谢前辈!”少年露出一丝意外,南宫恨也不管他满脸掩不住的不可思议,问他道:“风间始,你知晓无心何时回来?”


“无心应该是和小玉一起出去了,具体什么时候回来我也不清楚……要不老大你先进屋坐一坐?我想她很快就会回来了。”少年礼貌地请他入内。


“你不进来一起坐?”南宫恨瞥他一眼。


“哎?我就不了吧?这是无心的房间,我不好意思进去啦!”风间始连连摆手,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总觉得今天的黑白郎君好似比平时更捉摸不定,虽然看起来也没什么不同,还更和气一点,可他硬是有种脊背发凉的感觉。


南宫恨笑了一下,抬脚便往里走,却又被少年叫住。


“前辈,无心的请帖,我原是打算亲自送上的,”他挠挠头有些抱歉,“但现在我还有许多请帖需要递交给城外的亲朋好友,怕晚了会错过开城的时间……所以,能不能麻烦前辈转交给她?”


出城的时候,风间始摸摸鼻子,其实这次城门关闭还有些时间,但还是早些把黑白郎君留给无心照抚比较妥当吧。


***

 

忆无心的城中住所并不大,她自小颠沛,能有一安身之地已属不易,稍大些又长年在外,屋内自然不会太富丽堂皇,南宫恨徐徐看过去,发现屋子布置简单,一床一桌,两张木凳,再加一壁书架、一口衣箱便是全部了。


只是这桌凳虽款式简单,其上却摆有粗瓷壶、盛着茉莉茶;架上虽无奇珍异宝,内中却放有小箱箩、装着雅致小物;屋内种种皆玲珑有致,一如忆无心本人细致干净的脾性,更有窗台上种了满满一排各色花草,缤纷葱郁,给这简陋小屋增色不少。


——这便是少女独一无二的闺房了。


南宫恨拿起架上一把阴阳扇,扇子绣工笨拙,却看得出制作之人极是用心,用料款式都是考究,可惜只做了一半,观其模样,约摸也是月前停工的东西了——是因为那场事故么?


还有一箩打磨细致的石头,黑白成对束在一起,有的已经打好了璎珞,他这才想起自己腰间也有一块相仿的,取出一看,石头之间似乎还存在着某种感性,一靠近便微微发热,那这些都是……同心石?忆无心像是煞费苦心做了许多,最后才挑了块顶中意的送他。


哈,同心石。


他蓦地笑了,早在他苏醒那日忆无心便说了,不论身在何方,只要对着它念彼此之名,同心石便会有所感应,他却早忘了干净,如今兴师动众地寻人,又兜兜转转追来此处,才发现最快的方法明明就在自己身上。


是了,因为之前他根本就未曾将她的话放在心上,自食其果而已。


四周尚留着少女身上的幽幽甜香,那是忆无心独有的味道,温和、明亮、清爽得好像茉莉茶的味道。男人手指轻轻摩挲着细腻光滑的石头,在这片与世隔绝的静逸安详中,心底逐渐升起了一丝奇异的温柔——


他闭上眼,将那块同心石贴在了唇上。

 

 
————分——割——线————

快入肉了。

评论(2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