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仙瓜小皮

哈罗我是瓜小皮,你们也可以叫我大咪尊

〔连载〕忆别怅恨故人心02【恨心R18】

今天更新很迟,不好意思因为我突然……睡着了。
还梦见异性入侵,剑无极大侠拯救地球(?!)
Emmmmmm对不起……


「2」
忆无心自有神奇能力,能将偌大宅子连同他这伤患一道,料理得井井有条妥妥帖帖,不日,南宫恨便伤好了大半,坚持要尽快驾车出游,倒比忆无心更急迫似的。

他们的故事很长,但也没有那么长。他能想到,忆无心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与他交集的时间必然不会太久。

不过四年前在九脉峰下相遇,他受困,而她提出三个条件,自此开启情缘。

南宫恨听得仔细,不时追问一二,态度谦和认真。故事讲了一刻钟,他们却在九脉峰逗留了整整一晚,期间忆无心协助他进行了一次调息,又无限崇拜地讲了些黑白郎君运使五绝神功时的招式特点。

“尽管看过许多次你的武功,还是觉得厉害得不行哪!”少女笑道,“所以就缠着你教我些,可惜终究不太适合我,只学了些基础皮毛,倒是可以在危机时刻助你调息,也就够了。”

“那待吾伤愈,便再教你。”

“等你教了就知道后悔了……哈哈,算啦,你先歇着,我去外面看火。”

结伴同游,除去养伤调息,便是游山玩水,过得极是悠然,江湖尽道他二人比翼双飞,只羡慕鸳鸯不羡仙。足足半月功夫,他们终于行至当初空间撕裂的地方。

“喏,就在那边,我当时就站在那个方向——那个山头已经被你用一气化九百打没了,你直接朝我冲了过来,那时候我便想,你一定会救我,所以一点也不害怕,反而是你倒下以后我怕得不行,哭了好久呢。”

他静立山脚,望着那片巨石堆叠、山木皆摧的废墟,饶是毫无印象,也能从这骇然景致推测出昔日情形——为了她,他还真是不要命了。

这半月来他了听那么多的故事,一次次的共历生死、一天天的相濡以沫,方知一个情字早在这四年里,一分一离扎进了他们的骨血。

然后再因为这场事故被分筋错骨地剥离。

忆无心说完故事,沉默了好一会,便退开自己找了处地方坐下吹笛,他对那片残骸再无兴趣,也转身坐下。

按说今日的笛声,该有些不同。

他眼神扫向吹笛少女。柔和秀气的面庞,干净温柔的气质,举止既不似寻常女儿娇气,又不如同龄小子大咧,一身黑衣藏住玲珑身段,一颦一笑皆是大大方方,要说出挑,扔在人堆里便要走失,但说平庸,又总教人想多看几眼,尤其那张脸确有着苗疆第一美人的风采,只不过姚明月锋芒毕露的妖艳都被小姑娘敛在了温存眉眼间,不经易间才能露出丝丝缕缕的动人之色。

南宫恨轻摇羽扇,这一路走来,忆无心举止有度,不似在南宫宅第一天的亲昵,而是极细心同他保持了距离,甚至入夜不得不一起睡在马车内,她也自觉地各宿一边。

他确实是怕了她再那样亲热地贴近,可忆无心这样,是一名被遗忘的情人应有的表现吗?甚至不知何时开始,她对讲故事也不那么热心了……除却眉眼间一点若有若无的落寞,她显得安之若素,老成稳重得过分,这同她过于稚嫩的长相大相捷径。

忆无心给他讲故事的时候,会怀念地说笑,会愉快地回忆,但——她一次也没问过他:你想起什么了吗?
 


“明日,无心有何打算?”

入夜时分,马车停在一处溪涧边,附近有瀑布轰鸣,鸣虫声声,是一处秀美宝地。休整过后,他凝望篝火,犹豫再三,这样问她。

“唔,也是,故事都已经讲完了……大概,先去黑水城一段时间吧?出来这么久,金池阿姨该要想念我了。”少女正就着火光清理车内陈设,听了他的话,认真思考了一下。

“你——”是了,在忆无心的故事里,他们从前就未曾如胶似漆,甚至一直聚少离多,但……就这样毫不留恋吗?

“若是还需要我,晚些回去也可以的。”忆无心又道。

又来了!明明他从未表现出任何情绪……

 “不必,你的故事已经讲完,而吾并未想起什么,明日便送你回去罢。”

这女人,不能留。

忆无心低了头:“嗯……如果你对认识我以前的事情有兴趣,可以去魔门世家找燕驼龙前辈。”

他蓦然冷笑:“那与你无关,二十年前的南宫恨,本就同你无缘,待日后能想起什么,你我再续前缘吧。”

……若是想不起,便缘尽于此。

忆无心看着他冰冷的脸,一直以来,他都有礼有节,今天第一次对她露出了这般冷漠的神色。

“这话,还真是怀念呢。”她也不恼,竟然还笑了起来。

“好啊,等你想起来了再来找我,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忘记我了。”
 


“你说什么,忆无心?”他声音不大,周边栖鸟却突然惊起、欧欧逃散——“你……可知道欺骗南宫恨的下场?”

“我没有骗你,之前那个,并不是你啊。”忆无心垂着头在膝上叠好一张薄毯,“确实有很多事情,你没问,我便没讲,毕竟,你也并不是非要变回我认识的那个黑白郎君才行,所以之前的你是怎样,对我们都不那么重要,对么?”

“……嗯?”南宫恨眼眸蓦地变了色。

少女的眼神不卑不亢,却令他如遭雷击。

她知道!她知道他根本就不屑于变回那个对她一往情深的黑白郎君!

她早知道他的目标!所以一路上才有意无意地总提起五绝神功的精妙之处,故意要叫他一点点熟练这门武功、这副躯体!

她竟是什么都知道他,他竟是什么都瞒不住她!

……这女人,绝对不能留!

南宫恨猛地瞬至身前,一把掐住少女纤细的颈项按倒在地,火石电光间是动了十足的杀心,这招莫要说武功低微、对他毫不设防的少女,就是箇中高手也难有招架之力。他面上阴狠扭曲,同这数日来斯文儒雅的样子判若两人。

少女睁大了惊愕的眼,早在她看清对方动作之前,便已无反应机会。

“为什么……”

幽灵马不安地晃动了一下,终归静默。


————————分割线————————

预告一下下章就开始肉啦哈哈哈(。・ω・。)

评论(4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