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仙瓜小皮

哈罗我是瓜小皮,你们也可以叫我大咪尊

黑白郎君老剧cut观后感(霹雳版)-血门旧事

最近在看老剧的黑白cut,准备慢慢写一点观后感吐槽,主要是备忘。

因为几乎都是个人主观看法,所以不打tag,喜欢的看看就好,出错的地方欢迎善意指正,不喜欢的地方欢迎和平讨论。

拒绝掐架,拒绝掐架,拒绝掐架。





很久以前我只听别人说了这两家因为早期版权问题,呈现出了两个完全不同的黑白郎君南宫恨。

光论道听途说的话我比较喜欢金光版,因为霹雳说恨半黑半白是因为幼年在山中被巨石压到半身血管坏死导致,我觉得一块石头可以压得如此均匀而且也不知道到底是晒黑的还是压黑的(后来仔细研究了一下左右问题应该是压黑的)简直是扯淡。



只看了aifeng大大的cut(大大剪辑辛苦了,感激不尽),所以一直到现在也不太能够分清早期设定的分水岭,这个估计以后有机会会去认真研究一下再来吐槽。



霹雳版一路看下来,恨的成长历程应该是:幼年在山中被巨石压住,三位正道栋梁前辈因为他面相不好(说他是未来的武林祸端)而见死不救,靠着滚地龙的龙涎存活了一个多月,然后被血门教父所救,被养大、教导为杀手,练习五绝神功成为黑白郎君,红绿幽灵赠他幽灵魔刀和幽灵魔诀,青年时期和血门教父反目成仇,约定送教父幽灵魔刀,杀红绿幽灵,并饶教父不死才总算断绝关系,最后帮教父收尸,然后就开始sala天下的人生。



这一部分后续还挺多,我目前还没有看完,今天先说恨与血门教父的恩怨情仇,血门教父是霹雳版本的独创,金光没有。



其实看了以后我的改观蛮大的,因为这个版本的恨爷非常符合那个被老戏迷口口传唱的恨,不算狂暴,甚至做事还挺有道理,也不是一言不合就暴力相杀,还挺有幽默感……可说是非常有魅力的恨了。



某一段剧情血门教父谋逆,派出杀手暗杀金太极,黑白郎君收到传信后,正撞见金太极重伤倒地马上要被血门杀手杀害,他出其不意地杀了同门杀手救下金太极,还找了个地方给人疗伤,之后血门教父收到消息觉得养虎为患,起了杀心,召他回城。

那个时候同门杀手问他:为什么你要杀自己人……

恨笑着说,没为啥,因为我高兴。

金太极问他:为什么你要救我……

恨说因为我高兴呀哈哈哈哈。

唉我们恨就是这么难以捉摸的宝宝,可爱。



之后恨回城和血门教父对峙,台词非常有意思,值得反复回味。这段还有血门教父另一个义子无敌郎君参与:



父:雪鸽之信你应该看过才对。

恨:血鸽传信,相杀金太极?

父:那你是已将金太极杀死了?

恨:义父,你何必明知故问呢。

父:你逆我命令,叛杀同门,你太矛盾。

恨:矛盾?哈哈哈哈!义父,你的身上有八卦令牌,算起来也是万教会一员,因何要杀万教之子呢?还有,日前义父叫我不可对他无礼,现在又叫我杀他,难道义父你不矛盾吗?

无敌:义父有义父的作风!

恨:哦?需要你发言吗?过去有我在此,你一旁静立,今日胆敢开金口,莫非义父授权给你了。

无敌:你没照义父的交代行事,就是逆令!

恨:就算逆令,你准备对我怎样?

父:好了!

恨:且慢,让无敌郎君把话说完。逆令你要对我怎样啊?

无敌:逆令者死!

恨:只怕不是死我了。

(武戏,黑白敷衍应对)

恨:哈哈哈,原来义父讲紫金腿绝学传授给你,等于你就是未来的城主,难怪你这般猖狂。义父,你因何默默不答?莫非你是同意我的说法?

父:黑白郎君,你还记得当初我救你吗?

恨:当然记得,只是你并与全力救治我的伤。

父:什么!当初你被巨石压住,血管坏死,若不是滚地龙吐出龙涎,你早就没命,所以……

恨:所以讲起来,滚地龙才是我真真正正救命恩人。

父:你!

恨:怎样,我讲错了吗,哈哈哈哈!我应该称呼滚地龙义父。哈哈哈哈!

(离开)



新剧以来我就没见过他恭恭敬敬个人说话了,觉得特别有趣,和前后剧情结合一下,这几声义父喊得摇头晃脑,调侃讽刺的意味扑面而来,血门教父表面和和气气,实则兴师问罪,恨一句明知故问,加上后来的“且慢,让他把话讲完。”,看破且说破,非常孩子气又超级嚣张,血门教父当场气炸,但还要惺惺作态地按耐情绪——



这一版的恨非常喜欢正面开嘲讽,还说的头头是道,不把人打吐血也要把人气吐血,你说他没情商一根筋,他又特别能够精准地抓住别人最痛的地方猛踩,很好玩。



后来血门教父派无敌郎君暗杀失败,认为失败的原因在于有红绿幽灵暗中保护,又有幽灵魔刀护身,所以以救命、抚养、教导三大恩情为要挟,逼着恨交出了幽灵魔刀并杀死红绿幽灵。



恨交出魔刀的时候毫不犹豫,甚至连幽灵魔诀也一并奉上,我的粉丝滤镜已经开到了极致,觉得我们恨就是这么干脆又不怕天不怕地的汉子!



这里我要为恨正名一下,他其实并没有杀死对他有恩的红绿幽灵,这两个家伙是独眼龙杀的,他只是在龙哥下手的时候袖手旁观罢了,不过很久以前恨也曾半开玩笑地对他们说,也许我们会有反目成仇的那一天哦~所以那个时候没有龙哥他肯定也会亲自下手的。



红绿幽灵的故事我下一篇说。回到血门教父。



血门教父这个人,头上又有个义父叫做万教之父,他自己掌控血门但非常有野心,养了一大堆无敌郎君这样的孩子作打手,他以恩情要挟恨的时候,嘴里说着“义父其实不要你报答什么”,但是这句之前却是清清楚楚把几天恩情作为筹码摆出来,而且之后也毫不知耻地马上提出要求,甚至变本加厉要求附加福利,讨价还价的嘴脸虚伪至极,恨一副懒得和你纠缠的表情一一应允,一旦触及底线马上翻脸,怪不得老剧黑白郎君人气就很高,看多了忍辱负重的君子做派,这种爽利的作风简直太圈粉了。



血门教父教会无敌郎君自己的独门绝学,并把从黑白郎君那里得到的幽灵魔刀、幽灵魔诀给他,指使他杀死黑白郎君——无敌郎君这个龙套也蛮有意思,他对饲养人盲目忠诚,言听计从,完全是黑白郎君的反面,血门教父对他恩威并施,他就一腔热血地听从义父的话,持幽灵魔刀相杀黑白郎君,幽灵魔刀临场倒戈反砍去他一条腿,功体也被废掉,只好哭着请求黑白郎君杀了他。

恨:我杀了你,谁来当城主啊?

邃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随后失去利用价值的无敌郎君被血门教父当场格杀,那时候血门教父在其他杀手面前叹气,悲悯地说:他已经失去生存的意志了。潜台词大概是我只是成全他,我都是为了他好。



血门教父的结局自然不会太好,他阴谋败露,走投无路,与天道一侠白阳生决斗(好吧其实我们都知道是spa),赴约之前找到黑白郎君,说他做恶太多,怕被仇人侮辱尸身,请求为自己收尸。

恨:好!



恨这个人其实超好说话,只要不触及底线,只要不玩弄阴谋,诚恳请求的话他会答应的很干脆,也从来不求什么回报,帮就帮了——当然,找他帮忙,你得有被拒绝(或者被不小心打死)的勇气。



最后黑白郎君领走血门教父的尸体,按照他的遗言将尸体放到xx河川的骷髅船上(不好意思我真的不记得名字了,不过这不重要),从此血门教父的故事结束了。



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就是一点吐槽啦,颠三倒四的……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