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仙瓜小皮

哈罗我是瓜小皮,你们也可以叫我大咪尊

今年做的一个关于默苍离的梦

只是自己的一个记录,不是同人创作来着……

可能应该把tag去掉,捂脸哭

2016年11月,我一刷完金光,马上就回去黑白龙狼传二刷,但是连续五次都止步于决战时刻第16集。
我那么喜欢他,又那么不敢看他,我觉得我接受不了再看他这样走一次。
我以前经常跟人说默苍离,但是一提到他就不知道怎么跟人描述,支支吾吾半天,只能憋出一句:他那么好,他那么美。
这两句话一度成为几个道友之间的笑话,后来他们只要一提到喜欢的东西,就故意说:他那么好,他那么美。
他就是那么好啊,他是我心里的一束白月光,我光是看着他的一片衣角就觉得心里充满了柔软的伤感,纵有惊涛骇浪般的狂热,也只愿远远地观望琉璃树下不堪重负的瘦弱身影。
他是一个备受争议的人物,有多少人爱他,就有多少人讨厌他,说他三观不正,说他残忍自私,说他傲慢自大,一开始还会哭着跟人争,后来慢慢的反复看他,就不再难过了,因为知道他不会在意,他是默苍离。
他被我放进了一个小盒子,深深的埋在心底,谁也伤害不了。
他真的太好了,太美了。

————分界线————

做这个梦的时间是2017年8月10日。
这是我第一次梦见默苍离,也是至今为止唯一一次。


我梦见自己在金光的游戏里面,是真人游戏,里面遇到的角色也都和我一样是真实的(至少在玩家的意识里是真实的)。

前前后后不重要的地方我都不记得了,就只记得有一关是从金光六智(加了小明和鱼相)那里获得重要情报,为了降低难度这个游戏特别友好地提供了一条路让玩家有机会不用入局(也就不会被智者坑)、通过完成一些比较砸钱的任务,可以直接得到系统安排的奖励,和六智会面,他们会给你百分百真实有效不坑人的信息,而且为增加这条路的诱惑,系统安排的会面是他们一起来,想想都兴奋……

但是,这个机会就算花钱也要看脸,基本是用抽的吧,类似花钱抽到SSR才能得到这样的机会,我人品大爆发地抽中了这个机会。

其实大部分人不愿意选这条路,因为参与智者的局,可玩性更高,再就是尼玛花的钱真的太多了,我好像是已经经历过一次普通玩家选的那条不花钱不拼人品的路,但是中间我自己放弃了,因为我发现那条路不能让我见到想见的人,于是开始拼命砸钱最后终于得到了这次机会……

梦里印象最深的就只有最后那次会面了,会面的地点是森林中间一处开阔的空地,那里有一个石台,台上有三张天然形成的石桌,系统在每张桌上放了两个直立的石筒,六智来了以后,会把自己的信息卷成轴放进去,按时来的人也是两两分组的,军师和温皇一组,小明和鱼相一组,我站在余下这组石桌前面,里面被我自己事先放了两个轴了,因为这场会面里有两个人,事先我已经会面过,他们不会来了。

我记得那时候我心里十分伤感,好像已经哭过很多次十分疲惫地接受了现实。

这场六智会面只有四个人来,我最想见的那个人他不会来,他早就已经死了。

系统说抽中了这次机会以后每一个玩家会经历的事情都不一样,因为其实我们抽中的是活生生的一个世界的入口,里面发生的事情是里面的角色自己做的,系统管不了,而且系统也提示过我,根据他们的玩家经历统计,很可能我是看不到默苍离的,但我还是一意孤行地选择了这条路,我希望我人品再爆发一次,也许有机会呢,也许他会见我一次呢。

事实就是,在我进入这个世界之前,这个世界的默苍离就早已死去,但是他算到会有访客,所以他事先给我留下了我要的信息,托杏花转交。

可搞笑的是,在我进入世界之后,还来不及见到杏花,杏花也已经死了,虽然我还是拿到了信息,但是我不知道我是运气太差还是太好……

小王倒是见过了,他不意愿参加会面,给我了信息就遁了。

这两份信息我没有看带来了,心说钱都花了,怎么也要有个仪式感,一起打开才行啊,何况默苍离的那份,进入这个世界之前我就打定主意不会打开。

我很早就到了会面的地方,一个人在月光下等他们到来,手里一直在抚摸擦擦留给我的那个纸卷,它很轻很薄,小王的是一个华贵的卷轴,相比之下擦擦给的那份看起来特别随意,就是随手一张棉纸卷起来而已。

然后其它人都到了以后,他们十分公事公办地把自己的卷轴放进了石筒,接下来会给我一柱香时间的特别奖励(为什么给我我忘记了),我可以在这一柱香的时间里向在场的人随意提问,他们一定会回答,但是不保证是百分百真实的——可能会坑我。

我本着不吃亏的心还是问了,心说大不了一句也别信就行了,和智者讲话耶,这机会绝对不能放过。

我当时还在心里给自己打预防针:小明讲话很可爱,多听两句,鱼相我没那么喜欢,就不浪费时间问他问题了,军师的话可以信,温皇的一句也别信。

但实际对话的时候,我又觉得温皇美得人发昏,好想相信他……整个过程我不记得自己问了什么,大半也是关于如何活着通关的信息吧好像。

但是温皇就开始搞事儿了,我在提问之前已经看过所有人的信息,但他们相互之间不知道别人写了什么,温皇说他愿意用其它重要的信息来交换另外五个人的信息,问我愿意吗,我说可以问问他们,他们同意我就没意见。

小明说他有意见,他不要给温皇看自己的信息~鱼相说无所谓,军师则干脆地拒绝了,我问温皇,只有鱼相的消息,你还换吗,温皇说你手边还有两个信息呢,我比较感兴趣哦,你可以拿你最珍贵的那条来换,温皇绝对知无不言。

我看了一下左手边的那个小纸卷,说不好意思,这个我不换。

温皇就笑了一声说,你换与不换,其实都没有什么损失呀。

这时候其它人也都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大家都发现了,我手边这一个纸卷,虽然是卷起来的看不到内容,但是棉纸这么薄的东西,有没有写字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默苍离给我的是一张白纸而已。

他们可能都不明白为什么,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说,对我来说,他写了什么或者什么都没写,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我都不会打开也不会给任何人。

但是温皇果然是剧组的人,他摇着扇子说你的痴妄还挺有趣的,我免费告诉你一条重要情报吧,说完写了一张纸神神秘秘地给我了。

我看了以后当场泣不成声,不停地说谢谢。

其实,我事先从其它通关的玩家那里得到过一点攻略,说是离开的时候可以带走一样东西回到现实世界,那时候我就打定主意,我要带走默苍离给我的东西。

只是我不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拿走,而温皇给我的消息写的大致意思是,能拿走的东西条件很苛刻,必须是不重要的、没有使用过的东西,因为系统的限制,只能是非常无足轻重、绝对不会影响剧情也不会对游戏数据造成任何影响的东西。

——比如一片刚采摘下来的树叶,或者,是一张没有写字也没有被拆开过的薄纸。

也就是说如果默苍离给的不是没写字的东西,或者是他给了一个比较重的卷轴,我就带不走,而如果当时我和温皇交换,让温皇打开了薄纸,我也会带不走。

我当时就想,默苍离果然是最温柔的人,他知道我拼死也不会打开,一定会守护到最后,这不是因为我知道“打开就带不走”这个条件,而纯粹就是痴迷到死的坚持。

他知道我的目的,也知道我的念想,他什么都知道,也什么都算好了,所以他死之前就成全了我。

如果我的痴妄达到这样的程度,我自然能得到我最求之不得,敢都不敢想的东西。

对我来说这真的是最大的幸福了。我带着这张薄纸离开那里,后来通关什么的我都忘记了,也没有梦到最后我带着薄纸回到现实的场景,这个梦就结束了,我就醒了。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