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仙瓜小皮

哈罗我是瓜小皮,你们也可以叫我大咪尊

成为咸鱼

最近写了好多恨心肉梗脑洞,私下里和几个基友传递,大家似乎形成了默契:只写脑洞不管成文。

大概写了画了很多梗了吧,没仔细数过,感觉几天就能出一个,还能相互脑补细节。

脑洞多爽啊!一两天就能快快乐乐满足吃肉需要。要精写真的好累啊!

于是就变成了好多条咸鱼摊着晒23333333

〔非正文〕《忆别怅恨故人心》一堆废话

今天怕自己没写清楚就写了一些废话。

不过因为太长了小伙伴说肯定没人看。

难道没人看我就不能放了吗!

我只会不打tag而已……为了仪式感还是要放的,要和番外隔开啊!

很长,不是正文也不是番外,就是写文过程中一些想法和可能存在的疑点的解释,最重要的是要是一年两年以后我还能知道当初自己写它的心路,肯定超有趣的。

——分——隔——线——

这篇文去年就有了初步的脑洞,从今年三月开始构思,期间推翻了无数次原设定,最终就是现在的样子了。

最开始其实只是想写黑白郎君失忆所造就的这个“斯文客”和忆无心的故事。

故事中故意营造了一个两人被承认以后的情况:父亲的认可和放任,阿姨长辈的理解和支持,还有全天下人的交口称颂。

一切都顺顺利利的时候,出了这档子事儿,黑白郎君失去记忆,性情大变,成了另一个人。

以前的生离死别、家人反对都不能够拆散的爱情熬到这一刻,会不会从内部瓦解?

忆无心自然是没什么问题的,这无非是南宫恨的问题,或者说这是斯文客的问题。

斯文客是一个很纠结的人。

我设定的那个阶段,他不过二十出头,还在血门的阴影下谋求生路,血门教父虚伪残忍,他五岁以后的生活必然如履薄冰,需要和其他身份类似的“兄弟”竞争每一个活下来的机会,这样的他不可能轻信他人,所以一开始他得知自己失忆,第一反应自然是不信的,他选择出去探查江湖消息来求证真相,但马上又被自己练成了五绝神功这件事吸引了全部注意力——这是他花费了大量精力去苦苦修炼的武功,是他当时自认为最大的翻身希望,也是他痴迷的东西,只是神功在手,却无法运用自如,这才是他一开始假装接受无心的原因。

忆无心自然的亲近,对他来说都是冒犯和威胁,他内心是拒绝的,可是在同行的半个月内,他开始逐渐在意起无心了,所以明明自己推开她,等到妹子尊重他的意见和他保持距离,他又开始犯嘀咕,哎呀她是不是根本就不喜欢我啊?干嘛睡那么远?还不说出来,别别扭扭的很搞笑。

马车里那场肉,是很长很重要的一段戏,也是我写的最艰难的部分,我擅长写甜肉,这种辛辣的菜系实在很苦手,希望写出来大家还算能够接受吧。

众所周知,斯文客是一个“变态”,因为比起黑白郎君,他不够强大,也就不够自信,甚至有点患得患失,还没有习惯以武者的思维去考虑问题,心机很重,手段残忍不知轻重,欲望也更强,更贪婪不知满足。

当他喜欢上一个女人以后,很可能会杀了她,以保证自己的“事业”不受影响。忆无心还对他了若指掌,洞悉一切,这加重了他的杀机。

可是黑白郎君的身体却令斯文客无法杀之后快,甚至这种忆无心本能的保护令他的肉体无法对无心的攻击接近产生快速的反应,所以他只能用“性”来征服控制忆无心,这是男性对女性很自然、很传统也是很卑鄙的一种征服方式,但是对斯文客来说,无心本来就是令他产生欲望的女人,会做出这选择再正常不过。

他对无心下手的时候,前半部分非常突兀,有小伙伴曾私下提议说,斯文客在这场性事中语言有些不雅,甚至有点猥琐,能不能改的文雅一点,会比较苏。

原谅我无法修改,因为前半部分,斯文客的目的都不是xing爱。

——绝大部分强x起因都不是“爱”,而是为了征服、为了证明自己的力量,“性”只是一种兼顾身体和心灵双重的暴力手段。

所以他说这些话,实则是带着强烈的羞辱意味的。

男性在xing 爱的过程中,也经常会有粗话,这种粗话有时候会让伴侣情绪更兴奋,斯文客多少也有这种原因,但羞辱依然是他的主要目的,践踏对方尊严,是征服的重要手段之一。

他行为粗暴,让无心疼痛难挡,还自然而然地说脏话,然后提到女暴君,这一点让本来就情绪激烈的忆无心彻底崩溃,女暴君是忆无心的心结,哪怕她自己也知道生母的为人,理解母亲的作为,却依然无法释怀母亲的死去,所以当黑白郎君言语侮辱女暴君的时候,她会突然失控爆发。

这里也有小伙伴问到我,斯文客对女暴君这个人究竟怎样看的?

斯文客对女暴君并不了解,他在老剧中甚至不认识藏镜人,彼时他不过一名武功低微的小喽啰,这些叱咤风云的人物对他来说都是遥远的,所以他仅仅是“听说”——这也是斯文客和黑白郎君的不同之处,黑白郎君无比自信,不会听信别人的评价,他只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看人也不会在意这种私生活风评,只有斯文客才会从江湖情报进行推论。

他用世人皆知的评价去侮辱无心的生母,一耳光真的很轻了。

“耳光”也是个有趣的行为,你要表达愤怒,小拳拳锤胸口肯定没有打到脸上那么有刺激性,而且以当时两人的体位,这个动作也是最自然的,忆无心是下意识做出了这种行为,但是回过神来她第一反应就是心疼,担心自己打疼了他,我的无心呀ಥ_ಥ

之后自然矛盾激化,他从半强迫直接演变成接近xing虐的强x,这个过程我认为我写的还是比较变态的,南宫恨这个人也不是什么s/m爱好者,做成这样已经可以了,大家就不要想什么小皮鞭小蜡烛了,太麻烦了。

然后他自己都没发现,他在施虐的过程中深深的被无心吸引了。

这是个很长的过程,半个月的相处,他的心思就已经变化了,现在因为肉体的美好,他沉沦了。所以中间他稍微温柔了一点,不再那么残忍,开始真正享受这场xing 爱。

我用了比较俗烂的设定,男主角为了救女主角失忆,然后打了两炮就渐渐想起来了……但我还是想说,他的记忆其实是慢慢松动的,一次一点这样。

斯文客和俏如来对话的部分,可能很多小伙伴没仔细看。我怕我写的不够清楚,所以在这里详细说明一下:

俏如来前面故意说黑水城秘密不足为外人道也,后来又说你和无心关系非浅我自然可以告诉你,其实是提醒了对方,如果关系那么密切,怎么可能不知道无心的住处如何出入?画蛇添足的一句话就是想说:我知道你失忆了。

斯文客杀机敛了的那一刻,才是最危险的,他真正的杀机怎么可能露给人看?都是为了吓唬人进行谈判才露出一点的。

所以俏如来的求生欲让他接下来故意提到修儒医师是自己派去的,实则是暗示斯文客:我不是故意要打探你的情报,只因为医师是我派去,我知道是正常的,我派去助力救你,我是友军请不要误伤!

斯文客听懂了,所以他说我只要找到无心,不会为难你。

最后他走的时候突然半真半假夸了俏如来一句,其实是嘲讽他和史艳文一样心机深沉嘴巴啰嗦,当然,也是感谢他还算干脆。

俏如来真的很冤枉,你自己也很心机深沉嘴巴也很啰嗦啊?!

斯文客在黑水城,和忆无心的对话也很有意思。

第一句,让她莫磕着。

这当然是随意的一句话,但是也已经开始了他的情感攻势:如此温柔的我,你要拒绝吗?

忆无心一抖,他就耍起了无赖,轻薄起妹子来,手摸着人家的小腰吃人豆腐。

忆无心让他放手,他用一个反问来回答她的要求。

不放手,不管是这只吃豆腐的手,还是抓着忆无心身心的手,我南宫恨就是不放手,你能拿我怎么办吧?

又回答了她,又表达了心意,又占人便宜,又暗地告白,好鸡儿狡猾有没有。

忆无心只好顺着他的话往下说。

他说了第三句话:还怨我?

这话更他妈无赖了,表面看着好像有点自责的样子,潜台词其实是你怎么还在怨我呀,别怨我了撒。

不瞒你们说,我妈每次打完我都会问我,你怪妈妈不,妈妈都是为了你好啊。

自责不知道有多少,反正宗旨都是你不能再继续怪我。

忆无心能怎么办,忆无心也很无奈啊。

最后那句“还疼吗”,已经写出来了,就是提醒一下我虽然有点粗暴但是你也爽到了是不是,我们羞羞的事情都做过了,别那么抗拒我呀。

全程他都是基于知道无心对他死心塌地,才敢没脸没皮地说这种欠打的话。要是无心真的对他没感情了,他说第一句话无心就可以冷冷地说你这样就没意思了。

说白了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啊。

全文中无心的态度,也是比较微妙的。

有小伙伴觉得无心后来原谅南宫恨实在太快了,因为无心从来就没有怪过他呀,这是她爱的人,她心里一直觉得“他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所以对他无限包容,可我不希望大家把这理解成为爱没有尊严,无心从始至终都没有放弃过自己的尊严,她在无力反抗的时候选择顺从,只是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而她控制不了身体的沉沦,是因为她深爱南宫恨。

无心在结束以后,穿衣的那个场景是我最喜欢的。

其实她现在穿了衣服,几分钟以后洗澡就给脱了。

可是她还是要穿,不是穿给谁看,这就是她的一个仪式,她在用最温柔安静的方式,宣告她没有放下自己的尊严,宣告她的身体依然属于自己,不管被伤害凌辱成什么样子,她都还是那个忆无心。

这就是无心最厉害的地方,她就像水一样,可以很温柔,可以变成任何形状,可是她有滴水石穿的韧性,和排山倒海的精神力。黑白郎君正是被这样的无心吸引,而南宫恨不过二十来岁的心境,又哪里经得住这样纯粹的人性之美、这样强大的内在力量?

他失去了记忆,忘却了所有对她的感情,然后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从零开始,一点一点再次被忆无心吸引,再次深深爱上忆无心。

我真正想要表达的,就是“无论变成什么样子,南宫恨都会从头开始喜欢上无心”。

忆无心是南宫恨的死穴。

她从未将斯文客当成另一个人看,斯文客依然是黑白郎君,不同阶段的人生而已,不管他们有多么不同,他也是黑白郎君南宫恨。

反而是斯文客自己不够自信,不敢容忍自己有弱点,不敢承认对无心的爱,他甚至事后主动认错的勇气都没有,他在心里对黑白郎君这个身份,可说是复杂至极:他不能理解黑白郎君的勇敢坦荡,不能明白黑白郎君对忆无心的视若珍宝,明明这就是自己,他却充满了不确定、不安全的感觉,所以被无心点穿以后,他才意识到,忆无心是他斯文客无法掌控的女人。

我设定的这个无心,已经二十岁出头,和黑白郎君一起见惯了风浪,整个人都更加成熟从容一些,对黑白郎君也更加包容,所以被伤害以后,她思考的不是“我要不要原谅他”,而是直指本质地思考“我是否能够接受这样的他”。

答案其实不是“能否接受”,而是“如何能够不接受”。

她一定会接受,因为即使这样的斯文客,也是爱着忆无心的。

她太通透,太勇敢了,斯文客征服不了,放弃不能,只有接受。

而他也尝试着勇敢去做了,才有了后来甜甜的结局。

我送给他一段去塞外的经历,这段之前大纲里没有,临时起意写的,但是令我很满意,一方面让后面膏药的出现比较自然,另一方面也希望让他以斯文客的状态谈谈恋爱。从这里到他彻底恢复记忆,都是斯文客的甜蜜恋爱时间,讲真,遇到无心这么好的姑娘,小伙子你就偷着乐吧。

我不知道自己在文中塑造的斯文客形象是不是能够让大家满意,在这段时间也有很多小伙伴写了斯文客的文,老剧的那个斯文客寥寥数笔,可以窥见的其实不多,大部分还是靠我们自由发挥,所以肯定无法做到让所有人都喜欢的,如果你愿意读完,也感到喜欢,我会非常庆幸和欢喜的。

其实我对斯文客还有很多的脑洞呀,以后有机会也希望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

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主要还是怕自己写的不够明白,大家会看不明白。最后说句题外话,这只是水平不怎样的同人,请大家理智对待,如果你们有家暴或者婚内强暴的事情发生(我但愿大家都不曾有过,将来也不要有),请不要自我催眠“这也是爱”,要学会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和人生安全哦。

〔连载〕忆别怅恨故人心16【恨心R18】

结局!

但是以后还有番外!怎么样,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但是我还没开始写番外啊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为了道歉!原本清水的一篇番外我会再额外追加一篇又肉的番外哦!

一会还会写一篇《作者想说》放上来,供没看明白的小伙伴参考,有兴趣可以看看啦(。・ω・。)

依旧评论走车。

〔连载〕忆别怅恨故人心15【恨心R18】

实在不好意思!因为自己的一些原因,断更了两天!!!!真的很对不起!土下座!!!!

为了表示歉意今天直接双更,这就结局啦!

评论走车,吃我一糖!

〔连载〕忆别怅恨故人心14【恨心R18】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快要完结了这篇。
今日高甜腻人红色预警。

〔连载〕忆别怅恨故人心12【恨心R18】


在肉的边缘大鹏展翅。

评论走车。


骗你们的,没有车,只有敏感词。

〔连载〕忆别怅恨故人心11【恨心R18】

很喜欢这一章的恨爷。
斯文客认真说话的时候,很喜欢话里带坑,细细品起来特别苏,还可爱。
无心也真是可爱又美好。
希望大家喜欢。
有敏感词,so评论走车。

〔连载〕忆别怅恨故人心10【恨心R18】

本章依旧清水。
最近都在旅行中,这篇想说的话都在文里,谢谢大家观看。

————分——割——线————

「10」


俏如来给的路观图虽详尽,南宫恨想要马上入城的希望仍是落了空,黑水城隐藏千年而未现世,自然有其独特之处,除却移动轨迹复杂难寻,出入口的开启规律也难以为外人掌握,他研究一番发现最快也得再过一日才能自别处开城入内,所以当他进入时,忆无心已经在城内呆了整整三天。


忆无心曾和他提过,黑水城民风淳朴,人人善良,他入城后果然感觉住民们看他的眼神同外界有异,虽敬畏却不恐慌。如此倒是方便他寻人了。


“借问一步,阁下可有见过一个姑娘?黑衣黑发,生得秀秀气气、眉目如画的?她平时喜戴这个帷帽。”


“咦你是讲忆无心姑娘对吗?她住在西城卯街,你不是常去吗……”


“多谢了。”拔脚就走,留下背后一脸疑问兼震惊的农人:


“你听到了没喔?刚才黑白郎君对我说谢呢!”


黑水城虽谓之“城”,实则也就一个村庄的大小,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城中鸡犬相闻,阡陌交通,往来纷纷,一派农家安乐,以南宫恨脚程,不消片刻便至农人所指之处,见一排石头搭建的小屋门口,有一温润少年正朝相反的方向张望着,回头看到他吓了一跳,手上的东西不自觉落了地。


“前辈,你来找无心吗?”


南宫恨扫了一眼他别在身后的铁锤,点点头。


“嗯。”


“那正好……”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拾起方才落地的东西,原来是两张大红喜帖:“我本想让无心代为转交前辈的,但是过来却没找到人,好在前辈亲自来了。”


南宫恨接过喜帖看了看,又上下打量他一番,少年被他看得直发毛,却听他笑道:“恭喜你。”


“谢谢前辈!”少年露出一丝意外,南宫恨也不管他满脸掩不住的不可思议,问他道:“风间始,你知晓无心何时回来?”


“无心应该是和小玉一起出去了,具体什么时候回来我也不清楚……要不老大你先进屋坐一坐?我想她很快就会回来了。”少年礼貌地请他入内。


“你不进来一起坐?”南宫恨瞥他一眼。


“哎?我就不了吧?这是无心的房间,我不好意思进去啦!”风间始连连摆手,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总觉得今天的黑白郎君好似比平时更捉摸不定,虽然看起来也没什么不同,还更和气一点,可他硬是有种脊背发凉的感觉。


南宫恨笑了一下,抬脚便往里走,却又被少年叫住。


“前辈,无心的请帖,我原是打算亲自送上的,”他挠挠头有些抱歉,“但现在我还有许多请帖需要递交给城外的亲朋好友,怕晚了会错过开城的时间……所以,能不能麻烦前辈转交给她?”


出城的时候,风间始摸摸鼻子,其实这次城门关闭还有些时间,但还是早些把黑白郎君留给无心照抚比较妥当吧。


***

 

忆无心的城中住所并不大,她自小颠沛,能有一安身之地已属不易,稍大些又长年在外,屋内自然不会太富丽堂皇,南宫恨徐徐看过去,发现屋子布置简单,一床一桌,两张木凳,再加一壁书架、一口衣箱便是全部了。


只是这桌凳虽款式简单,其上却摆有粗瓷壶、盛着茉莉茶;架上虽无奇珍异宝,内中却放有小箱箩、装着雅致小物;屋内种种皆玲珑有致,一如忆无心本人细致干净的脾性,更有窗台上种了满满一排各色花草,缤纷葱郁,给这简陋小屋增色不少。


——这便是少女独一无二的闺房了。


南宫恨拿起架上一把阴阳扇,扇子绣工笨拙,却看得出制作之人极是用心,用料款式都是考究,可惜只做了一半,观其模样,约摸也是月前停工的东西了——是因为那场事故么?


还有一箩打磨细致的石头,黑白成对束在一起,有的已经打好了璎珞,他这才想起自己腰间也有一块相仿的,取出一看,石头之间似乎还存在着某种感性,一靠近便微微发热,那这些都是……同心石?忆无心像是煞费苦心做了许多,最后才挑了块顶中意的送他。


哈,同心石。


他蓦地笑了,早在他苏醒那日忆无心便说了,不论身在何方,只要对着它念彼此之名,同心石便会有所感应,他却早忘了干净,如今兴师动众地寻人,又兜兜转转追来此处,才发现最快的方法明明就在自己身上。


是了,因为之前他根本就未曾将她的话放在心上,自食其果而已。


四周尚留着少女身上的幽幽甜香,那是忆无心独有的味道,温和、明亮、清爽得好像茉莉茶的味道。男人手指轻轻摩挲着细腻光滑的石头,在这片与世隔绝的静逸安详中,心底逐渐升起了一丝奇异的温柔——


他闭上眼,将那块同心石贴在了唇上。

 

 
————分——割——线————

快入肉了。

〔连载〕忆别怅恨故人心09【恨心R18】

依然是清水的一章,从昨天开始,剧情会越来越明朗和轻松。
无心的宽容和美好,是我写文的动力!!!!当然还有恨爷的性感……
依然希望大家喜欢。